设置

关灯

分卷阅读21

    齐小童不多话的点点头。
    顾莫北主动走了进去,见卧房的门关着,又回头打量齐小童,看他一身整齐,问道,“你现在要出去?”
    齐小童原本不想作答,可是一想到不知顾莫北要在这里磨蹭多久,只好答道,“嗯。”
    “这个时间你去哪里?我送你。”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    “别总是想都不想就拒绝我,行不行。”顾莫北说完,无意中扫了一眼茶几,上面放着一张名片,他视力极好,一下子就看见了名片上印着的几个大字。
    b城是顾莫北的家,他在这里生活那么久,更何况又是圈内人,没理由不知道这个吧是什么性质。何况齐小童之前在酒吧唱歌,现在又这么晚出去,让他想不做出联想都不行。
    “你别告诉我你是要去这里?”
    齐小童盯着他手中的名片,“是又怎么样。”
    “你没毛病吧?还要去这种地方上班?你夜里把两个孩子放在家里,去同志酒吧上班?”顾莫北一时气急,就没注意语气。哪知齐小童竟还真被他说的有些心虚。
    “不准去!”顾莫北将名片一撕,丢进了垃圾桶。他已经挺久没对齐小童用这种专制的语气,现在说来,却还是那么顺嘴。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工作,你管不着。你快走吧,我也要出去了。”
    “不准走!”顾莫北拉住他,“你是不是需要钱?”
    换做以前,顾莫北肯定直接掏出卡,说出‘你是不是需要钱,我给你’这种话,可是现在,他即便再没大脑,也知道这话不能说。
    “怎么?想施舍我?我有手有脚自己可以赚,还没到那种程度。”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想对你好些。”顾漠北迫切的想解释。
    齐小童却甩开他的手,“我不知道!你怎么想,我怎么会知道?”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啊,我不是说了么。我喜欢你,我现在对你是认真的,我想照顾你,为什么你就是听不进心里去。”顾莫北仰起头,闭了闭眼睛,看得出很累的样子。
    齐小童怔怔的看了他几秒,随后低声道,“可这还是你一面之词,你心里真正在想什么,我看不到,所以我只能猜。但是猜这个字最累最不准确了。我们刚认识时,你说的也很真。所以我猜你会跟我过一辈子,你对我是真的,谁知结果呢?”
    “你不要总是想着以前,都过去那么久了,我现在真的变了,跟以前不一样了。”
    顾莫北说的很真诚,齐小童却摇头,“以前我信过你,而且非常信,即使你在我之前有很多人,朋友都说你不可信,我还是信你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顾莫北哑口无言。当被人用以前的错去质疑时,他除了无言以对,原来什么也做不到。
    “你终于说出来了。其实说到底,你始终是不相信我会永远跟你在一起,会不出轨。对吗?”
    齐小童沉默片刻,却始终不肯作答。
    “我要走了,你也请回吧。”
    “我能不能留在这里?”顾莫北看了看卧室的门,“没别的意思,我不放心只有他们两个,等你回来,我就走。你不会拿孩子的安全任性吧?”
    他虽然在询问,但心里已经打定主意,如果齐小童出去,他就要留在这里。
    齐小童闻言,果然没有立刻拒绝,斟酌了一会,打开门出去了,算是默认让顾莫北留在这里。他这边刚踏出门外,顾莫北就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。
    “喂,许林,你的吧是不是请了一位新主唱?”
    “顾少,你消息这么灵啊?他还没正式工作,你就知道了。”
    顾莫北跟许林早已认识多年,两人虽然谈不上是特别知心的朋友,但偶尔也会一起出去吃个饭喝两杯。
    “实话不瞒你,他是我的人,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,别让一群无聊的苍蝇盯着他。”
    “哦?你们竟然有这层关系?那你干嘛不直接叫我不请他?”不等顾莫北回答,他又说道,“不过,你要是真这么要求,我也未必能做到,他可是小进介绍的,我哪敢不从啊。”
    “你这个妻管严。”
    “这叫宠爱,既然是喜欢的人,不就是拿来宠的么。”
    顾莫北连忙附和,“说的是,我要是早明白这点,现在也不至于沦落成这个地步。”
    许林一听,在那端狂笑起来。
    交代完毕后,两人结束了通话,顾莫北轻声打开卧房的门走了进去。由于灯开着,他一眼就看见了齐小北跟齐小莫睡着的样子,他笑着趴在床头,忍不住往两人脸上各亲了一下。
    055 纯情和风骚
    齐小童到酒吧时,酒吧已经塞了很多人,清一色都是男性,女性很少。只要了解这间酒吧的人都知道,这是一间同志酒吧。齐小童虽然年至三十,但端正的五官显得眉清目秀,看上去要比他真实年龄小好几岁,再加上干净的气息,也对了不少人的胃口。
    从他进门一直到吧台,不远的路已经有好几个人向他示好,还有人甚至吹起了口哨。齐小童面无表情,一直低头走自己的路。
    “童先生你来啦?请跟我来。”一位男服务生看见齐小童,领着他去了后堂。齐小童正疑惑着对方怎么会认识他,这才发现对方是下午他来找许林时,让他稍等片刻的人。
    经过舞台时,齐小童不经意扫了一眼台上的状况,几个男人正在热情纵舞,那飞扬的神态,摇曳的舞姿的确蛮叫人心驰荡漾。无意中看见被其他舞者围在中间的人时,齐小童突然产生一种莫名的熟悉感。
    “童先生?请跟我来。”
    “哦,抱歉。他们跳的太好了,我不小心走了神。”齐小童尴尬的解释。
    “的确有很多客人喜欢这项节目,尤其是木木,他在那几个人中最受客人欢迎了。”
    “木木?”齐小童问道,“是刚才那个在中间跳舞的人么?”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    齐小童仔细想了想,认识的人中好像没有叫木木的,可是为什么他会对刚才那个人感到熟悉呢?不过,木木也许只是对方的假名也说不定,就好像他,明明叫齐小童,在这里却跟别人说叫童笑七。
    “这里是?”
    “这是许经理的办公室,他让我请你进去。”
    “许经理的办公室?好,我知道了。”
    服务生敲了两声门,待听见里面传来一声‘请进’,他们才走了进去。
    许林正坐在椅子上,见他们进来,说道,“来啦,刚才应该看到外面的情况了吧?感觉怎么样?”
    “额!!”被对方这么一问,齐小童突然有些不知要如何回答。“生意……挺好的。”
    许林愣了一下,反观齐小童一本正经的样子,立刻就笑了出来。
    “你觉得没问题就好,我让小李带你去熟悉一下,然后你换身衣服,我找个人把你带上台介绍给大家。”
    “哦,好的。”
    “小李,你带笑七去熟悉一下。”
 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 待许林交代完毕,小李带着齐小童出了办公室。接着小李领路给他简单介绍了各个房间的用途,例如哪里是洗手间,哪里是更衣室,哪里是置物室……
    齐小童一一听着,时不时应上两声。
    “从这里可以上楼,上面一层也属于我们的酒吧,不过是包间,还有客房,为客人提供特别服务用的。”
    齐小童并没有多想,事实上,其实他根本就不必了解这么多。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去更衣室,帮你找件衣服换上?”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    两人走到更衣室,随后推门而入,更衣室里此刻只有几个人。
    “这位是许经理新请来的主唱,叫童笑七。”小李对其他几人介绍。
    齐小童首先礼貌的打好关系,“大家好,我是童笑七,你们可以叫我笑七。”
    其他人闻言,纷纷表示友好,他们刚寒暄了几句,更衣室的门就被推开了。随后进来五个人,齐小童看出了他们就是刚才在舞台上跳舞的那几人。
    “你们表演结束了?这么快啊。”
    “今天只跳了两支简单的舞,接下来该你们出场吧?”
    “嗯,那我们先去了。”
    齐小童听着他们对话,心思却跑到了木木身上,刚才光线暗,木木又跳着舞,他只能看个大概,此刻在明亮的灯光下,齐小童一眼就想到了眼前这人是谁。
    其实他跟对方并未碰过几次面,但奈何他就是记得对方。
    相较于五年前,林叶长高了一些,身体也比以往结实多了,不再是那副奶油小生的样子,但周身依旧散发一种勾人的魅力。林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齐小童,是以露出一抹惊讶的神色。
    他们两人很奇怪,分明并非朋友,又谈不上认识,偏偏都记得对方,对对方印象深刻。
    林叶走上前,主动向齐小童打招呼,“齐小童?我没记错吧?”他的笑容很随和,跟以前那种不正经的笑完全不同,这种笑为他美丽的脸增加了更多亲和力。
    “哦,对了,还没自我介绍。我叫林叶,是叶子的叶,不是黑夜的夜。”
    齐小童不晓得对方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,但他并不打算过问,不过,他的确是刚知道这人叫林叶。
    “你好,好久不见。”
    “是啊,的确是好久不见,有五年了吧?”
 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 见他二人聊得起劲,小李忍不住插话,“你们两个认识?”
    齐小童看了看林叶,犹豫着怎么回答,准确来说,他们两个只是见过几次面,谈不上认识。
    林叶却答道,“不认识啊,只是见过几面,不过我们即将认识就是了。”说完,风趣的转向齐小童眨了眨眼睛。
    齐小童面对他的示好,也笑着点头。
    “木木,许经理叫你过去一趟。”侍者推开更衣室的门,找到林叶后,传达许林的意思。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去。”林叶对齐小童招呼道,“我过去一下,一会儿再过来。”
 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 林叶走后,小李开始为齐小童找衣服,找来找去,终于找到一件满意的。
    “就穿这件吧。”他把衣服递给齐小童,“赶紧换上。”
    齐小童接过衣服,转头看了看房间内一处小隔间,说道,“我进里面换。”
    小李一听,挑眉讪笑,“你还害羞啊?”
    “不是,可能还不太习惯。”齐小童没再理会对方暧昧的眼神,拿着衣服就进了隔间。
    几分钟后,他换好衣服走出来,更衣室里就只剩下小李一个人正等着他。
    小李抬手看了看表,说道,“等会儿换你上台,应该不会紧张吧?”
    紧张倒是没有,齐小童只是有些担心自己会表现不好,砸了别人家的招牌。
    “方经理刚才也没说找谁带你上台,时间快到了,还没来通知,要不我去问问吧。你在这等着我。”小李说着正要往门外走去,就见林叶走了进来。
    “咦,衣服都换好啦,那刚好,待会我们两个出场。”林叶走到齐小童跟前,帮他检查了一下衣服。
    “我们?”
    “是啊,方经理叫我把你介绍给大家认识,放心,这里的客人还是很守规矩的。”
    “哦,谢谢。”
    齐小童这边刚道了谢,小李就嚷道,“准备一下,你们要上台了。”
    “好。”林叶一副气定神闲的表情,转头对齐小童说道,“我们走吧。”
    齐小童点下头,跟在他后面走出更衣室。
    他们刚出去,就听dj正介绍,“今晚吧里请来一位新主唱,之前是在‘门’担任主唱,大家可以叫他笑七,不过,人家可是名草有主,我们只能看,千万不要想着吃哦。好啦,开个玩笑而已,现在欢迎笑七和木木登场。”
    齐小童原本还很淡定,听了他的介绍后,突然间就淡定不起来了。
    “不用搞得这么夸张吧。什么名草有主?”
    林叶听见他嘀咕,笑着道,“这么说会帮你扫清不少苍蝇,难道你想被人缠着啊?”
    “不想。”
    “那就行了。”
    当林叶领着齐小童上台时,台下立刻传来一阵欢呼,口哨吆喝声不绝于耳。齐小童以前在‘门’也颇受欢迎,原本觉得应该会习惯这种状况,不料现在脸竟有些红。相比之下,林叶则显得游刃有余许多。不仅笑着把他介绍给大家,顺便还说了个笑话,惹得众人哈哈大笑,让气氛又掀起了一股高潮。齐小童在他的引导下,自我介绍,索性有了些阅历,表现的还算稳妥。
    “现在呢,就由笑七为大家演唱一首动感十足的歌曲,我来为他跳舞助兴,希望大家喜欢。”
    林叶把麦克风丢到一边,冲齐小童点点头,两人准备好后,音乐旋律就响了起来。
    在这种时代,会唱歌的人有很多,唱的好的也不少。齐小童之所以在‘门’时受人追捧,原因在于他的音质能够适应很多种音律,各种类型的歌曲都不难拿下,总能不断给人新鲜感。最主要的是,声音透露着真实的情感。
    林叶在舞团中属于佼佼者,也是最受欢迎的一位。为了迎合齐小童,他根本没时间排练,这支舞纯粹是即兴发挥。他们两人是完全不同的类型,林叶五官漂亮,是那种令人看了一眼就能留下深刻印象的人,虽然是男人,却不失风情,而齐小童,一张脸虽略显平凡,但干净清爽的气息会给人青涩的不符合年龄的错觉。就像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两个情人,一个纯情一个风骚,因此这两人的结合,恰当至极,引发了一片热潮。
    第一首歌结束后,林叶下了台,在台下给齐小童呐喊助威。加上之前两个节目,已经连续三个热情澎湃的高潮,因此齐小童第二首歌选了抒情歌曲。
    “一首‘好久不见’送给木木,虽然歌曲里的意境不太相同,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喜欢。”
    林叶在台下错愕了一瞬,也许是没想到齐小童会给他献歌。等回过神,他对了对口型,说道,“谢谢。”
    许林打开门就听到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,他沿路经过舞台准备离开酒吧时,正巧瞟见齐小童表演结束刚下台。
    “看来很受欢迎啊。”他自言自语,随后啧啧有声道,“也许我应该向顾少说明一下情况,增强他的危机感。”
    “许经理,你要走了?”
 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 “明天见。”
    “明天见。”
    跟员工打了一路招呼,许林才离开酒吧。
    齐小童下了台就跟林叶去了更衣室,他们刚进去,小李就抱着两束花跟了进来。
    “喏,客人送给你们的。”
    齐小童对花没什么兴趣,自顾自拿着自己的衣服去了隔间换上,想尽快赶回家。
    等他出来时,林叶抱着他的那束花,拿着卡片,说道,“jake李,据说这个男人对待情人相当温柔体贴,而且出手大方。”
    齐小童闻言,古怪的看向他。
    林叶急忙摆手解释,“你别误会,我只是说明一下听到的消息,可没拉皮条的意思。”他嘿嘿两声,开玩笑道,“我知道你是正经人家。”
    “难道你不是啊?”齐小童知道接下来的问题也许他不该问,毕竟他们交情尚浅,可他对现在的林叶印象良好,于是还是问道,“别告诉我你会接受这些人的‘好意’。”
    “不会,林叶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林叶了。”
    齐小童闻言,突然松了口气。
    林叶见状,真诚一笑道,“还有,谢谢你关心我。”
    “咳咳。”齐小童不太自在的干咳一声,“我并没有关心你,是谁谁都会问一下的。”
    林叶只是盯着他笑,不说话,齐小童有种被看穿的尴尬,无奈只好说道,“我要走了。”
    “我也走,明天见。”
 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 齐小童到家时,房间一片漆黑,他拿手机照了照客厅的沙发,不见顾莫北的影子。卧房的门关着,他打开门才发现离开时开着的台灯现在依旧亮着。而原本睡着两个孩子的床上,现在睡了三个人。个头最大的顾莫北可怜兮兮的被挤在床沿,一半身体根本挨不着床。
    他走到顾莫北面前,抬手推了推他,力气不是很大,顾莫北并没有醒来,看来睡得很熟。其实齐小童可以继续推他,直到把他推醒为止,但不知为何,他没有这样做。看见他们三个睡在一起,他心里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。
    他双臂抱胸在床头站了一会,不知不觉想到林叶。正确来讲,是以前的林叶和现在的林叶。大约过了几分钟,他又低头看向顾莫北,心中有些矛盾。
    “也许你真的改变了,毕竟所有东西都是要变的。”就像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能够和林叶这样对话和相处。
    顾莫北第二天醒来时,齐小北和齐小莫还在睡,他伸了伸懒腰,见窗外已经一片明亮就关上了台灯。
    “该死的,齐小童不会一夜没回来吧。”
    穿上鞋子,他急忙走出房间,准备给许林打电话兴师问罪,谁知刚到客厅就瞥见沙发上的人影,整个人顿时松懈下来。
    昨天睡得太晚,因此齐小童到现在还在睡。顾莫北走过去,弯身看了看他,起初还规规矩矩,心无杂念,可看着看着就不免起了邪念。自从再次遇见齐小童,他到现在除了用右手解决几次,就没再找过人。之前有联系的情人,也通通断了联系,生怕再惹出什么祸端。
    “偷亲一下应该没什么的吧。”顾莫北做贼般的多此一举看了看周围,见无人发现,就低头往齐小童嘴上亲了一下。一下后不过瘾,又亲了一下,接着是第三下。直到想把舌头都伸进去时,才发现里面有微肿的迹象,这才不甘不愿的结束。
    “小童,来个早安吻吧。”顾莫北说完,侧着自己的脸对准齐小童的嘴压下去。
    待早安吻各自交换完毕,他才不甘不愿的离开齐小童的家。
    056 酒吧风云
    齐小童是被一阵门铃声吵醒的,当他睁开眼时,天已经大亮。在沙发上窝了半夜,这会儿腰有些酸痛,他拿手遮了遮眼,缓了几秒才起身去开门。
    门外是一个不认识的青年,看穿着有点像餐饮店的外卖员。齐小童打开门,疑惑问道,“请问你找哪位?”
    青年看了看手中的便条,反问道,“请问是齐小童先生么?”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    “那就没有错,这些是顾莫北先生为你定的早餐。”
    对方伸出手将东西递给他,齐小童只好伸手接过,还道了声谢。
    进厨房拿出碗筷盘子,齐小童看了看环保袋里清淡营养的早饭,突然食欲大开。走到卧室,他叫醒两个儿子,又帮他们换好衣服,三人才一起去卫生间洗漱。
    “昨晚怕不怕啊?”
    “不怕,爸爸昨晚就在我旁边,还搂着我睡呢。”勺子碰到碗沿发出当当的声响,齐小莫喝的满脸都是粥,郑重有声说道。
    “哦?”齐小童皱起眉,随后便猜到八成是齐小莫迷迷糊糊时把顾莫北当成他了。
    不过,当他了解到齐小莫口中的爸爸实质上是指顾莫北时,心头便传来一股异样。
    临近中午时,家里又来了位陌生的客人,是位四十多岁的大姐,齐小童给对方打开门,照例问道,“请问你找哪位?”
    对方没作答,看了看齐小童,反问道,“请问是齐小童先生么?”
    齐小童就纳闷儿了,敢情这些人都是经一个人训练的?要不套路怎么如此相似呢。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    对方这才伸出手,微笑着自我介绍道,“你好,我叫李琴,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琴姐,我是顾莫北先生请来的保姆。”
    当着她的面,齐小童不好发作,于是先将人请了进来。
    “你先坐,我去打个电话。”
    齐小童拿起手机走到卫生间,翻出顾莫北的号码拨了过去。
    “小童,今天的早饭味道怎么样?对了,保姆去了么?”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顾莫北顿了一下,答道,“没什么意思啊,难道你不用请保姆?”
    “我的确是在请保姆,但不用你给我找。”
    “那你去哪请啊?现在请保姆不容易,尤其是你请人带俩孩子。”
    这一点其实根本不用顾莫北提醒,齐小童知道现在请保姆也不是件容易事儿,再加上同样的工资,别人家若是一个孩子,谁还愿意上他家当保姆啊。除非他能负担更高的工资,可他没那么多闲钱。
    “我知道不容易,多谢你关心,我已经托人找了。”
    顾莫北在那端立马举手投降,“行行,我说不过你。你别意气用事了,现在的情况是,你晚上要去酒吧,孩子没人看,你近期内请不到保姆。ok?大不了工资你来出,全当我给你介绍了一个行么?这跟我没关系了吧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齐小童想了想,然后直接挂了电话。
    他重新走回客厅,琴姐正坐在沙发上陪两个孩子玩赛车。
    “嗯,琴姐是吧?”
    琴姐站起身,说道,“是的,齐先生。”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因为我有两个孩子需要看,如果你不介意……”
    “不介意,他们俩挺可爱的。”
    “那……工资方面。”齐小童看着对方,有些不好开口。
    “顾先生已经付了我半年工资。”
    “那些钱你还是还给他吧,工资我会付给你。”
    琴姐不明所以,但也只好答好。两人又谈了下具体事项,还有每月有多少工资。齐小童原以为对方会要求加工资,或者嫌工资低而直接拒绝。哪知对方只犹豫了片刻,最后还是答应了。
    *
    晚上下班后,顾莫北出了办公室就打算驱车去齐小童那儿。哪知前脚刚踏出门,后脚手机就响了起来。他一看来电显示是徐蕾,顿时涌上不好的预感。
    “喂,妈。”
    “你该下班了吧?今晚回来吃饭,小童想你了。正好明天周六没事,你带她出去玩玩。”徐蕾说的面面俱到,似乎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。
    顾莫北一听就有些头疼。
    “妈,我有事,今晚就不去了。”为了避免徐蕾不满,他又忙道,“明天我去接小童玩。”
    虽然他已经这么说,徐蕾显然还是不满意。
    “有事?你有什么事我不知道么?我不管,你必须过来,你自己说说,你有多久没见小童了。”徐蕾说完把手机递到顾小童耳边,对她说道,“小童,快跟爸爸说话,叫爸爸回来。”
    顾小童一听是顾莫北,立刻丢下玩具,软着嗓音道,“爸爸,你什么时候回来,小童很想你。”
    徐蕾是吃准了只要采取温情攻势,顾莫北铁定磨不过她们俩,而实践证明,她依然是对的。顾莫北果真退步道,“我一会儿就回去,你跟奶奶在家等着。”
    “好,那你快点。”
 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 挂了电话,顾莫北只能唉声叹气一番,随后驱车去商场给顾小童买了一份礼物,是一件粉色连衣裙,以蕾丝为主,顾小童最喜欢这种公主般的打扮。
    “是爸爸回来了么?”见保姆去开门,顾小童丢下手中的娃娃,跳下沙发往门口跑去。
    “小童。”顾莫北走进来,抱起向他跑来的顾小童。每次他只要一喊那两个字,心里就特别踏实,不论是喊齐小童还是喊顾小童。
    “怎么这么慢。”徐蕾从楼上下来,顺便抱怨了一句。
    “去给小童买礼物了。”他放下顾小童,把礼物放沙发上,对她说道,“裙子,看看喜不喜欢。”
    顾小童高兴的打开盒子,拿起裙子看了看,迅速跑到镜子前,贴身找了很久又兴奋的跑回来。
    “谢谢爸爸。”
    顾莫北笑着摸摸女儿的头。顾小童转向徐蕾,揪住她的衣服,难缠道,“奶奶,我现在就要穿新裙子,你帮我穿。”
    徐蕾接过裙子,将它整齐的折叠起来,“马上就吃饭了,乖,今天不穿了,等明天你爸带你出去玩时再穿好不好?”
    “不嘛,我现在就要穿。”
    徐蕾原本不打算答应,顾莫北见顾小童吵得凶,只好当和事老,说道,“她要穿你就给他穿吧,什么时候穿不是穿。”
    孙女这样要求,儿子也这样说了,徐蕾也就不再一意孤行,拿起裙子就给顾小童换上了。
    “好了,自己去照照镜子。”穿好裙子,徐蕾又给她理了理头发。
    顾小童没有去照镜子,直接转向顾莫北,问道,“爸爸,好看么?”
    “好看,你穿什么都好看。”顾莫北发誓,这是他平生第二次用花言巧语哄女人。被他哄的第一个女人,是他妈。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保姆准备好了晚饭,顾莫北问道,“爸不回来吃饭么?”
    “他今天晚上有饭局,我们不用等他。”
    顾莫北点点头,去卫生间洗了洗手,等他回来后,三个人才开始吃饭。
    饭后,顾莫北看着徐蕾给顾小童梳洗,自己则坐在沙发上有些心不在焉。手里拿着遥控器换了一档又一档节目,始终找不到一个想看的。要说他现在最想看到的,当然是齐小童啦。
    “莫北,你哄小童去睡觉吧。”
    “哦。”顾莫北站起身,抱起顾小童回了卧室。他以前从没想过自己会有当爹的一天,竟然还要照顾孩子,可真到了这个年纪,当了爸爸,所有的一切又好像变得理所当然了。
    “想听什么故事。”顾莫北翻着书桌,从里面随便拿出一本书,结果一抽就抽中了三只小猪。
    “三只小猪怎么样?”
    “好。”顾小童开心的闭上眼,等着听顾莫北讲故事。
    顾莫北盯着故事书上的插图和文字,清了清嗓音后像白开水一样无味读了起来。索性顾小童要求不高,能听就成,于是不到十分钟就睡着了。顾莫北等她睡熟才把书放好,又关掉台灯,随后出了房间。
    徐蕾刚敷完面膜,从浴室走出来后,见顾莫北正往门外走去,便问道,“你去哪?”
    “小童睡着了,我约朋友去喝点东西。”
    徐蕾知道他肯定又想出去鬼混,有些不悦道,“都这么大了,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肯收收心。明天还要带小童出去,你别玩太晚。”
    收心?他也想收心,而且已经找到能够让他收心的目标了,他现在所做的一切,正是为了收心。
    “嗯。”简单应了一声后,他打开门出去了。
    找到停车位停下车,顾莫北就进了酒吧。在来的路上,他已经跟许林通了电话。所以进来后,他直接去了两人约定的位置。
    “生意不错啊。”顾莫北拉开椅子,坐了下去。
    许林指了指桌上的酒,说道,“知道你要来,提前给你要了酒,我这个朋友够意思吧?”
    “里面没下药吧?”顾莫北说着,拿起酒杯喝了一口。
    “下药也不给你下啊,你又不符合我的胃口。”许林放下喝空的酒杯,看着舞台的方向,“你的情人很受欢迎啊,昨天刚出场,今天就有这么多人送花,而且我还特意吩咐别人,介绍他时要说他已经名草有主了。”
    顾莫北听完许林的话,沉闷的喝了口酒。许林见他这幅样子,不由就恶趣味笑了起来。
    “还笑,真想把你的酒吧拆了。”
    “这可不关我的事,你与其这样担心,干嘛不抓紧点。”
    “我也想啊,可他不给我机会抓啊。”
    许林表示不赞同的摇摇头。
    “机会是要自己创造的,知道我追小进追了多少年才吃到嘴么?”他伸了伸手指头,“八年。八年他才肯离婚,决定跟我这个除了爱,不可能给他圆满家庭的男人在一起。”
    “有没有什么绝招传授?”
    “每个人性格都不一样,你的情人适合什么样的形式,这个得你自己想。”
    “说了半天等于没说。”顾莫北泛起嘀咕,随后喝着自己的闷酒。
    “到他上场了,你听听,欢呼声多响。”许林见齐小童上场,连忙提醒顾莫北。
    顾莫北听着周围人震耳欲聋的高呼,看着邻桌那两个男人盯齐小童的眼光,只想一个杯子砸过去。
    “要不要订束花送给他?”
    “两首歌很快的,哪有